精算先生辦公室裡的財務部副董事長最近退休了,雖然公司內部一年前就安排好接班人實習,可是這個位子不是分公司(一千多人的分公司)這邊說了算,全部員工有五萬多人的總公司為求公開公平還從各地徵試人才,最後從三人中挑出一個合適人選,這位接班人同事在職位確認前一直擔心受怕的熬著,畢竟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也可能是他今生升上決策團隊的唯一機會;同樣的,其他懷著希望而來的應試者也有相同的心情;三人之中終有兩個以失望收場。

 

 

在美國商業社會打混許久的精算先生(他待過公司少數人種的比例屈指可數,目前他是這個分公司唯一的東方人)看慣同事間擠破頭要往上爬,良性、惡性的競爭此起彼落(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一人墜馬,天搖地動的情況他都親身遇過)。可是職位就如金字塔般越往上越狹窄,每人頭頂都有一個無形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壓著,現實的殘忍是普及在每個人身上,只是或多或少的差別而已。往往只有一、兩個人機緣巧合,有實力又有運氣可以穿過障礙上升;當然也有因為家庭因素放棄高陞的同事(成為我提醒精算先生老婆重要的樣本---沒有快樂的老婆就沒有幸福的家庭)

精算 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