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了一趟意外之旅,把家中的老爺小姐丟在一旁無暇過問。原以為他們兩人會乖乖的遵循我平時的規矩過日子,誰知我實在是過於高估自己,他們兩個像是沒人管的野貓,完全失去了秩序。剛升上九年級的小辣椒為了追求好成績(還有違規在做功課時間打簡訊給同學),每天到深夜才遲遲上床睡覺;也是夜貓子的精算先生根本不管睡眠對小孩的重要性,兩人有著標準的熊貓眼。






                         和他們闊別了一個多月,我急著要做的並不是和他們敘述離別的思念(只能說網路視訊太發達,每天還是可以越洋嘮叨幾句),而是把他們的壞習慣糾正回來,特別是小辣椒不睡覺的壞習慣。從來都認為健康至上睡眠重要的我常常因為此事干預小辣椒的生活習慣。這晚上可能是時差影響了脾氣,讓我更加生氣大聲的指責;
向來好修養的精算先生認為我不體貼孩子的辛苦亂罵,要求功課至上的他替女兒回了嘴。



                        僵在那裏的兩人各自堅持自己是正確的,氣不過的我當然到處訴苦,聽到的長輩都嚴正指出小辣椒錯誤的觀念,苦口婆心的勸說成績雖然重要但不足以用健康來換取,精算先生也因此被洗了腦,不再和我唱反調。這幾天小辣椒終於乖乖的在十二點以前睡了,只是不知可以維持幾天。



                        沒有了健康,就算能夠贏得所有,還是會輸了永遠。



P.S.


                        美國高中生最重要的活動之一是每年參加學校舉辦的Home Coming Party(校際足球賽後的正式舞會),通常是男生邀請他心怡的女生參加,沒人邀請的也可以和同學相邀參加。如果有男生邀請的,這對伴侶會先去高級餐廳用餐再去舞會會場(男生全部買單),整個晚上應該是充滿著羅曼蒂克的氣氛,雙方努力創造美好的年輕回憶。可是,偏偏就是有不識相的人去破壞別人的回憶,那個人竟是小辣椒。



                        離開的這段時間讓我錯過了小辣椒高中生的第一場正式舞會,沒機會幫她選禮服和化妝;沒有男伴的她和她好友說妥兩個女生一起參加高中第一場舞會。沒想到校花級的好友最後有五個人邀請,她為了遵守和小辣椒的約定和不讓邀請她的某一位男生失望(據說是書呆子型的,因為同情才接受他的邀請),小辣椒(另邀一位女伴)因此成為她好友的電燈泡。四個人一起到高級餐廳用餐和舞會(電燈泡自費,只是男方父母要接送多餘的兩個女孩)。



                        我只能深深的同情那個男生,如果他知道會拿到這樣的附帶包裹,當初還敢邀請小辣椒的好友嗎?



                        只是小辣椒會沒有男伴應該算是爸媽的問題,因為爸媽反對邀請她參加舞會的男生,(爸:那男生家開餐館,和他太熟最後得去他家的店幫忙洗碗打菜,即使將來會成為連鎖餐館的小開還是不行;媽:儘管我蠻喜歡這個男生,可是;他的髮型太呆了,整個人像個小老頭,而且第一次的舞會是特別的,不夠帥還是不行的,寧缺勿濫。),被爸媽綁手綁腳的她(獨生女的悲哀,還沒學會反抗)只好另找一位女生去當超級亮的電燈泡。一起去餐廳吃飯,一起去舞會。



                        燃燒自己,照亮別人?還是可惡的父母過度干預?破壞她年輕的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精算 夫人 的頭像
精算 夫人

精打細算 的夫人

精算 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