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柿子達人的朋友很不錯,她家的兩棵柿子數年年豐收千顆以上,當她聽到我的柿子樹只結了寥寥八個柿子時,趕緊請了精算先生帶些柿子給我,看到桌上滿滿的柿子讓我好過癮,可是˙˙˙,柿子不只是用來看而已。

接下來好幾個禮拜都是以柿子渡三餐,但是數量卻完全沒有減少,因為精算先生常接到"再來拿柿子"的電話,辦公室就在柿子達人家旁的他很聽話的去了,很多次。

這些柿子都是無價之寶,因為是這位柿子達人朋友幾乎用命換來的(照顧柿子時從八呎高的梯子摔下造成右腿粉碎性骨折;豁達的她竟然還把摔傷經驗當作笑話在說),所以每一顆都讓我很珍惜。

想說柿子產期畢竟有限,如果能延長品嘗期不是更好嗎?如此想的我上網搜尋做柿子乾的方法。

花了三個多小時去掉35棵柿子的皮(削到手都僵掉了),擺放整齊讓它們靠著室內的暖氣輸送自然風乾。

剛削好的第一天還是漂漂亮亮的,當作藝術品欣賞。




應該拿到戶外風乾才是正確方法,可是後院有兔子橫行加上風沙又多,只好放在廚房桌面,沒想到卻是濕氣做最重的地方;

三天後竟然好幾顆被我去掉蒂頭的部位開始發霉,只好忍痛丟掉,其它的就趕緊塞進肚子才沒讓它們壞掉。






最後,只有六顆差強人意的柿子乾可以珍藏,回贈三個給柿子達人;過年時她從紐約市回來渡假的女兒很開心還能可以吃到媽媽辛苦的結果。

這次做柿子乾可以說是完全白做工,實驗性質大於成果,失敗!

如果有人有做柿乾的經驗,請教教我吧!





















精算 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